云渡无间

锻炼文笔,并且为了‘爱’产粮( •̀ω•́ )✧

【艾利】恋爱中(下)


04

韩吉送来了约有一指厚的对艾伦进行实验得出的巨人初步调查报告,利威尔粗略翻了翻,发现这根本不是正式文稿,只能算是韩吉的随笔记录,因为不需要上报且只在他们几人中传看,图省事的韩吉就没有进行最终整理,直接将全部文稿都送了过来,其中不止是研究结果,还有各种发散极广不知有没有终点的思路。

对着韩吉狂放的字体利威尔实在没有看下去的耐心,就勒令一直缠在他身边的艾伦把这些东西在半天内全部看完,然后整理出重点上交。

已经被爱慕之情得到回应的喜悦冲昏了头脑的艾伦毫不迟疑的接下了这份额外工作,对当时的他而言只要能待在利威尔身边不管是什么事都足以令他心情高昂。

韩吉尚未重整过的报告着实令人抑郁,但艾伦不在乎,和所爱之人共处一室可以称得上是最有力的强心针。

只要稍感烦躁,艾伦就会抬头看看坐在桌子后离他只有一臂之远的利威尔。

这样的动作越来越多,到最后艾伦干脆撇了文稿只顾撑着脸颊盯着利威尔发呆。

对外界一举一动都敏感非常的利威尔浑身抖了一下,他已经忍无可忍。

利威尔将之前正在看的文件‘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勉强压着嗓音道:“管好你自己的眼睛,别打扰我。”

“可我只是看着看着你而已……”

“如果它不是炙热到快把我点着了的话!”利威尔咬着牙吐出了这句话。

“哎?是、是吗……”艾伦突然红了脸。

“把你脑子里的东西收一收。”利威尔抬眼看他,面无表情。

“那……我可以亲你吗?”

“不行。”

“……”

“……在你整理完之前。”

“是!”

05

望了望空荡荡的屋子,再对比了回忆与现实……

“真是的……时间不能过得更快一些吗……”撇了眼窗外的晨光,艾伦拉上房门。

06

「要去找韩吉桑吗?」想想韩吉的性格,艾伦忍不住退却。

「但是韩吉桑与兵长共事那么久应该了解的吧……有些事情也许很清楚呢……」

“果然……还是去吧!”

艾伦一向是个实干派,说做就做,于是他加快了解决早餐的速度。

但在早餐结束后他还是没能立刻去找韩吉,他在半路遇到了让,然后成功被缠住了。

“让开,我有急事,没时间和你浪费。”艾伦皱眉。

“真不巧,我找你也有急事啊!”让拦在前面,笑容颇有些扭曲。

“……”艾伦看着他一副抽了风的样子后退一步,咽下原本的话,警惕道:“有话快说。”

“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和三笠在一起?”

“是又怎么样?”艾伦又看了下被让挡住的路,有些焦躁。

「不知道等会还能不能找到韩吉桑……」

“大半夜的你是不是该注意点——!孤男寡女的你——”

“和你有什么关系?!”艾伦忍不住了,打断了话头,推开让就想冲过去,却在错身的一瞬间福至心灵。

“我说你啊……”艾伦转身打量让,神色间若有所思。

“什、什么?”让突然心虚。

“你是怎样知道的?你昨天该不会——”

“我才没大半夜偷偷在训练场看三笠!!!”

“……”

“……”

“……啊。”

07

艾伦与让的对话以一种令人(让)尴尬的方式结束了。

虽然不想就这么放过让,但艾伦稍一思量,觉得还是兵长的事情更重要,只能万分遗憾地注视着让仓惶远去的背影。

“可惜了……”

因为被让耽搁了时间,艾伦去的时候韩吉已经再次不知道窜到哪去开始实验了。

于是,又是毫无收获的一天。

08

时间越临近黄昏艾伦便越发不安。

被截堵的阿尔敏已经不再试图进行‘劝慰’这一无用之举了。

反正等兵长回来就会好了,阿尔敏这样对自己说。

太阳逐渐西沉,在天边云霞一片火红灼如烈焰之际,驻地正门方向终于传来了埃尔文团长和利威尔兵长回来的消息。

又一次目睹艾伦背影的阿尔敏无力地叹了口气。

「我真的不想再解决恋爱问题了……」

虽然回来了,但立刻就要召开会议。

等赶到门口了艾伦才听到了后半句,整个人就如同被浇多了水的菜叶一样蔫了下去。

怔了片刻后,艾伦拖着脚步回了屋子。

艾伦本想等等看的,可直到夜色深重,没点灯的屋子一片漆黑,他才有些恍然。

「兵长大概今晚不会来了。」

他怀着这样的念头入睡。

然后在某一刻突然惊醒。

艾伦睁着眼望向窗外,尚还是暗沉的天色,不过已经有了熹微的光,他盯了片刻,发现了一颗星星。

「天快亮了。」

艾伦再次闭上眼。

安静不过片刻,他听到极细小的声音想起。

那真的是极细小的声音,若非此刻万籁俱静,万事万物都陷入浓稠的睡眠,只有他不知为何惊醒,他是绝对感知不到的。

那点脚步声越来越近,艾伦知道他作为士兵应该警觉些,只是没由来的熟悉令他连眼睛都不曾睁开。

一只手搭在艾伦颈边,凉意混着熟悉的气息冲进他的大脑。

他差点跳起来,可这躯体里不知从何而生的力量按住了他,使他保持着与先前别无二致的姿势。

轻柔和缓的吻落在艾伦脸颊,带着屋外夜深露重的寒意,却点燃了艾伦心中温暖炽热的火焰。

与爱一同。

09

“所以说,根本不用操心他啊……”阿尔敏再次叹气,看着在利威尔兵长身侧绕来绕去艾伦,仿佛看到了他周围开满了小花。

“那家伙,不过是炫耀罢了!”让愤恨不已,随后望向远处训练场中的三笠。

「今天的三笠依旧这么帅气(划掉)美丽呢。」

–完–

——————————————

*一直在开会,开完会就立刻来找艾伦的兵长√

*假如是这样的关系,感觉艾伦的性格大概能让兵长在他那里稍微放松一下

*又名‘艾伦的兵长缺失病’

【艾利】恋爱中(上)

00

艾伦最近很烦恼。

大约三个月前,艾伦情场得意表白成功,在转瞬间完成了从浑身清香单身狗到散发着恋爱的酸臭味的……那什么的完美变身。

脱单的惊喜让艾伦无暇他顾,然后直到最近,他才觉得似乎有些不对,似乎他爱的人……并没有那么爱他。

01

艾伦最先去找了阿尔敏,作为发小而言,他认为阿尔敏的智慧无疑能为他打破困境。

在双方都空闲时,艾伦约了阿尔敏。

“……我依旧很少见到他,他也依旧很少有时间和我待在一起,事实上,我甚至觉得我们的关系并没有发生改变,仍然是普通的长官和下属……大概还要算上不那么普通但对他而言也不是十分特别的监管者与被监管者的关系……”艾伦叹了口气,情绪越发低落。

“关于这个,艾伦你其实也清楚的吧,好不容易对于巨人的调查终于有了线索,作为调查兵团中的上级并且还背负着‘人类最强’这种名号的兵长稍微忙碌些也是正常的……嗯……”爱尔敏看看艾伦的脸色,谨慎地组织着语言。

“我知道啊……对于这个我只不过是有点失落而已……”艾伦趴在桌子上,抬手拨了拨面前摆放整齐的茶具——那是除他之外另一个人生活的痕迹。

“哎……?那你又为什么会有兵长他,呃……其实不是那么喜欢你的想法啊……?”阿尔敏有点迟疑,他是不觉得那个人会和不喜欢的人勉强在一起,不论是什么原因。

“因为,一直都是我单方面地缠着他,他并没有表现出需要我的样子,似乎我在和不在都是一样的,对他来说好像没有任何区别……即使是偶尔对我的纵容也全部都是在只有两人独处的时候,就像在安抚我……当然我不是说要在很多人面前亲吻才可以,我只是觉得,他是不是其实不想让很多人知道我们的关系,他是不是其实……”对我们的这段关系有所不愿呢?

“……”

“怎么了?阿尔敏?”

“艾伦……”阿尔敏有些艰涩的开口:“我……大概无法帮到你了……”

“唉?好吧……”

难道恋爱真的会使人变笨吗……阿尔敏沉思着拉开门远去了。

02

没能从阿尔敏那里得到解决方法的艾伦仍然沉浸在患得患失之中。

两天前利威尔和团长埃尔文离开了调查兵团的现驻地,似乎有紧急的状况让他们两个不得不一同去解决。距回程还有一天半,艾伦再次叹了口气,决意在利威尔回来前解决掉这件事情。

虽说下定了决心,然而还是不知道要怎么做才好……

艾伦将杯子一个个翻转排在一侧,确定它们呈现出的姿态足够干净整洁。

出去碰碰运气好了,说不定会遇到能够帮忙的人。

怀着这样的想法,艾伦走出房间。

路过训练场时,艾伦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在还犹豫着要不要向她寻求帮助时,艾伦就已经被发现了。

“艾伦!”平静的声线并不能掩盖那一丝惊喜。

“啊,三笠。”艾伦挥了挥手,注视三笠裹挟着风冲到他面前。

“艾伦最近总是没什么精神……发生了什么?”说是最近,更准确来些应该是自从利威尔走后第二天,向来关注艾伦的三笠不免有些担忧。

“啊……”虽然清楚三笠过度的保护欲,不过也许她能冷静地提出建议?艾伦不抱希望地想着。

· · · · · ·

“什么?!”三笠睁大双眼,语气不复平静:“所以说是那个矮子在玩弄你的感情吗?!”似乎只要艾伦一点头她就可以立刻冲出去和‘那个矮子’来一场决斗。

“所以说并不是啊!!”艾伦已经近乎崩溃,不论怎样说三笠都能凭借保护欲而曲解到相差甚远的地方去,他已经深刻地认知到找三笠来谈这件事完全就是个错误。

二人牛头不对马嘴的对话一直维持到了星夜高悬才堪堪结束。

在与三笠分别后,艾伦已经筋疲力尽。

他摇摇晃晃的回了房间,将自己扔到了床上。

艾伦拉过被子裹起自己,把脑袋埋进枕头里。皂角平凡无奇的气息环绕在他四周,另一个人留下的气息则成了其中的点睛之笔。

他就在这稀微的气息中睡去。

03

明亮的日光透过窗子照射在地板上,形成了几道方形的光束,细小的浮尘游荡着,在光辉的映照下纤毫毕现。

「该打扫卫生了……」

艾伦盯着那些浮尘思绪迷蒙地想到。

昨晚他实在是太累了,以至于钻进被窝前连衣服都没有换,更不必说洗澡了。

「倘若被兵长知道了一定会被骂。」

艾伦翻了个身,漫不经心。

「不要说是被骂,只要能立刻见到他就算被打他都会高兴的不得了。」

叹了口气,艾伦不情不愿地起床。

打理好自己和屋子,艾伦站在门口环视整个屋子,不自觉地发起呆来。

——————————————

*感觉写成了恋爱中的烦恼……其实一开始不是这样的,不过感觉现在也不错?

*嗯,一个小甜饼

*想吃甜的,嗯⊙∀⊙!